广告自助中心 快捷导航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码,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默认青色 咖啡色 淡黄 紫色 红色 灰蓝 淡绿 蓝色 黄色
广告位置 2 广告位招租中,点击购买!(图片大小:1200×90px)

详情

查看: 69|回复: 0

天津蓟州区孙各庄乡隆福寺村

天津市地区 Lv.95 实名认证

2019-11-9 00:19:32 | 只看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隆福寺村座落于天津蓟县和河北省遵化市的交界处,村子间隔遵化境内的清东陵只要6千米远。已经的隆福寺村因行宫和清东陵而兴,在乾隆年间到达壮盛。村内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是满族,他们的先祖大多是因治理行宫或修建东陵搬家至此,很多人执政为官,现在这座在清代“吃皇粮、拿俸禄”的小村落,正不竭寻觅挖掘着自己已经的荣光。
  打造满族风情村
  在隆福寺村村口有一座庞大的石雕,石雕上用满汉双语写着隆福寺村的村名。在石雕后不远的空地上,伫立着八根旗杆,旗杆上别离悬挂着意味着满族的八面旗帜。在旗杆旁,是满族人用来祭奠的索罗杆。这些带着民族色彩的修建时辰提醒着记者这座村子里满族血缘的传承。



  穿过木质的村门牌楼,记者进入到隆福寺村。笔挺的中心大道贯串全村,在中心大道的两侧依次排列着58块木质展牌,在这些展牌上写着从隆福寺村的历史,到满族的起源,再到满族的风尚习惯等各类内容。隆福寺村村党支部书记李红英说:“村子里原本的中心大道只要4米宽,2011年后拓宽为8米,中心大道旁的58块展牌以及村口那些风情修建都是在那时扶植的。”
  走进隆福寺村给人的第一感受就是恬静,这里原本就阔别城市的喧闹,且它又分歧于蓟县许很多多因旅游兴起的村子,这里恍如是一片从未被开辟的童贞地,矮矮的平房,恬静的院落,路边拴着的老黄牛,偶然不知从哪传来的六畜、家禽的啼声是打破这恬静的唯一音符,这一切都连结着最原始的村落本质。坐在树下纳凉的村民猎奇地端详着两位陌生的来访者,当一位村民得知记者的身份时,惊奇地说道:本来你们是报馆的。隆福寺村村党支部书记李红英告诉记者,隆福寺村共有130多户、480多名村民,村民首要的支出来历是靠种核桃和板栗,一过了农忙时节村里的年轻人就会外出打工,村民们的人均支出在蓟县并不算高,也正是如此村党支部希望挖掘隆福寺村中的满族文化历史遗址,把隆福寺村扶植成一个满族风情村,展开农家院旅游,吸引旅客,为农民增收。
  远近著名的“镶黄旗”老人
  “我是满族人,祖上是镶黄旗,我们祖上就是由于治理和看护行宫迁到这里的。”杨芳的话带有浓浓的蓟县口音。
  杨芳的家是隆福寺村中一座普通的恬静民居,小院里的葡萄藤、圈养的六畜、聚积起来的木料彰显着仆人安逸、安静的农家生活。今年64岁的杨芳已经是孙各庄乡成人教育中心黉舍的校长。现在,杨芳已经是孙各庄乡的一位研讨满族文化的名流。“很多村子满汉双语的牌楼都是我去帮手写的,现在村里建起的58块木展牌上的内容也都是我主持汇集整理的,为了汇集这些材料我还特地去了趟东北满族起源地。”
  杨芳告诉记者,已经一位本国朋友问他为什么这里的满族人没人会说满语,也没人会写满文?这深深地震动了杨芳,也正是从那时起头,杨芳专心研讨、汇集、整理蓟县当地满族文化历史、风尚习惯的各类材料。十几年来,杨芳汇集和整理的材料已经把书柜旁高高摞起的档案柜装满。当记者提到自己已经看过一本有关蓟县当地满族居风气土人情的书时,杨芳特地找来笔纸仔细地记下书的名字。
  “我自己随着不竭地进修和汇集整理这些材料,越来越感觉满族文化广博精湛,自己研讨下去的爱好也就越稠密。”退休以后的杨芳几近是把全数精神投入到了研讨满族文化中。杨芳的老伴没有工作,自己的一双后代也在外忙工作,老两口是靠杨芳的退休金生活。有村民说杨芳劳力劳神的,一分钱不挣,不晓得图什么,可是杨芳自己却乐在其中。在回忆起小时辰玩的游戏“嘎拉哈”时,老人蹲在地上,树模着游戏的姿势和玩法。杨芳告诉记者,自己小时辰还能模糊见到的很多满族风俗,现在已经根基上只能在材料上见到了,这让他感觉很遗憾。
  光辉不再的行宫
  提起隆福寺村的历史,杨芳翻开了话匣子。杨芳告诉记者,清代早就有五大陵,三大庙的说法,三大庙就是沈阳的实胜寺、河北易县的永福寺以及天津蓟县的隆福寺,这三座寺庙都是清代皇家祭奠陵墓的公用寺庙。隆福寺曾在乾隆九年、乾隆四十九年有过两次大范围的扩建。
  清代时,天子拜谒东陵都要经过隆福寺村,在行宫住上几天。天子驾崩后,下葬在东陵也要先把灵柩停放在村子南面的空地上。从乾隆九年起头,乾隆天子在村子西北的隆福寺旁起头修建隆福寺行宫,紧邻行宫的隆福寺村亦是以到达壮盛。村里的一户姓王的人家祖上曾是行宫大老爷,官居五品。乾隆天子也曾为隆福寺行宫御题《隆福寺行宫六景诗》。乾隆天子在碧献丹枫诗中对隆福寺行宫有过这样的描写:“锦树经秋设色工,绝非画里碧兮红。顿教残暴云霞上,却在平常指顾中。爱听鸣禽声迥别,每看过鹿友不异。朝岗夕蔼山容幻,趣话随时景不穷。”由于行宫范围庞大,牵扯的治理保护行宫的仕宦众多,村里很多满族人家的先祖都是因在行宫当差而迁到村子里来的。
  李红英告诉记者,隆福寺村间隔行宫遗址只要200多米,20年前她嫁到隆福寺村的时辰,还听村里快要百岁的老人说起小时辰见到过隆福寺行宫乾隆御笔亲题金匾被村里的年轻人摘下,然后把牌匾上的金粉刮下来拿到集市上换了酒喝。行宫和寺庙在民国期间因战争被大范围破坏,现在已经金碧光辉的行宫只剩下散落在荒草中横跨空中半米的地基以及零零分离的石碑残骸,全部行宫遗址假如不仔细寻觅就很难识别出来。李红英说:“清代衰败今后村里很多人家把行宫的石碑砸成碎石块运回家盖房了,很多村民在翻修屋子的时辰都发现墙上有碑文。”
  “忽悠”“埋汰”曾是满族说话
  杨芳告诉记者,小的时辰还能在村子里见到烟袋笸箩,还能听到老爷爷、老奶奶讲曩昔的故事,还能在春节时看到晚辈跟尊长问安。现在,几十年曩昔了,已经见不到这些风俗了。由于满族并没有像其他一些少数民族一样实行聚居,所以满族的很多文化风俗、说话笔墨,逐步地融入了汉族文化中。就比如赵本山小品中家喻户晓的“忽悠”一词,实在最早就是满族说话,诸如此类还有像“埋汰”、“和弄”、“划拉”等都已经是满族说话,这些说话都已经融入了汉族说话当中。“现在好多村里的年轻人只感觉在民族一栏填上满族在升学的时辰国家会有优惠政策,而关于满族的风尚习惯、笔墨说话、历史布景他们大多不领会。”未来,杨芳希望整理一个图文并茂的满族画册,把这画册作为一个满族文化传承的载体留给年轻人。
  李红英告诉记者,未来村党支部将会在隆福寺村建起一个满族文化展览馆,会逐步规复起清代时村中的工具南北四座大营,村子西北的隆福寺以及行宫也将会在未来重建。李红英说:“把隆福寺村打形成满族文化村,一方面是经过隆福寺村的民族风情特点带动旅游业,另一方面也是希望经过这类直观的方式给年轻人一个文化的传承。”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楼主热帖

帖子地址: 

天茗SEO站群系统,网店优化,搜索引擎关键词排名等等业务,请联系微信A134898840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第6期 - 2019-04-08 更新全民话题

推荐阅读

首页

论坛

群组

导读

我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